瑟瑟发抖因为从来没在树上睡过觉一来

    队伍又走了大约1过多小时,我们来到了一条河边,并沿着河流继续往南走。走了不一会,我发现这河里的水流越来越急,也越来越清澈,但当清澈的河水流到一处后,便中断了,毫无疑
 
问,那是一个瀑布。这时,大力欣喜地指着前方高喊,“米利巴!米利巴!”
 
    顿时整个队伍沸腾起来,原始人们纷纷拿出,盛水的器皿冲过去,攀到崖壁边上盛水,惊起了雀鸟无数。见了这自然美景,我也激动万分,撒开腿跑过去,攀在一棵倾斜在悬崖外边的树
 
上往下看。
 
    这瀑布越有40~50米高,下面是片如同绿色的海洋般巨大的原始森林。水流飞泻而下,如万马奔腾,到了底下则变成了雾状水花。那景致真的很壮观,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和瀑布离这么近,
 
不由看得痴了。
 
    正在此时,腰上一股大力传来,我一下失去了平衡,从树干上滑了下去,我眼疾手快抓着一根树枝,回过头去看,是斜眼,他阴险地对我笑。我骂了句,“畜生!操你妈!”树枝应声而
 
折。
 
    我跌落下了悬崖,飞在空中,束手无策,然后“扑通”一声落进深潭里,溅起了巨大的水花。那滋味,犹如砸在水泥板上,顿时,昏厥了过去……
 
 第十四章 原始丛林
 
    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被被挂在河边的树叉上,幸运的是身上没有受重伤,糟糕的是,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。我在树枝叉上伏了一会才爬上了岸,当然我也不是白伏着,想了个
 
事。
 
    很多年前,就是我小的时候,去一个建筑工地玩。(那个工程挺大的,将山炸开,然后在那里盖房子。)每次去的时候,都要经过一座绳桥,那绳桥两边没有扶手,脚底下是被绳索固定
 
的木板,那空隙大的吓人,并且摇晃不定。
 
    那时候,我还很小,走那个绳桥的时候会非常紧张;终于,有一次,一个不小心,脚底下没踩准,就从两块木板当中掉了下去,然后一下扎进草丛里,沿着山坡滚了下去。那会,我穿着
 
一件绿色的卡通服,滚下山坡的样子就象一只啤酒瓶,最后撞到一块石头上,停住了,奇迹的是,我竟然没有受什么大伤,就是把牙给磕坏了。
 
    这次和那次的结果相同的,命运在关键的时刻总算没有背弃我,却把我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身上的东西都掉光了,弓没了,箭也没了,都不知道落在了那里,只剩下跨带上的土刀子
 
,其余便一无所有。说好听点这是考验 ,说难听点就是折磨,而且得是大大的磨难。
 
    这一切再明了不过了,这是一个阴谋,是女王指示斜眼要将我干掉。一定是我威胁到她的宝座,又不对她臣服;「一定是这样,我大意了!」无论在什么时期,人对权利的***总是存在的
 
。我很后悔,但是无济于事,「我被原始人坑害了……」
 
    这时,我突然想起了“米利巴”这个词。那是圣经上的故事,上帝因为以色列人的不虔诚,而给泉水取名为“米利巴”,意思是争吵、背叛。
 
    「这事又和那本圣经有关?」看来一切比我想象的要复杂的多。但这会,更让我担心的是吗哪,他们会怎么处置她呢?一想到这个我就心下紧了起来,心想必须活着走出这片森林,快些
 
回到山洞。
 
    我爬上岸,发现满天的枝叶遮掩,满地的罗藤覆盖,看不到天空,也找不着地面,这个地方太原始了,很难能够在一个地方找到两株相同的树木;林内藤萝交织缠杂使人难于通行;有许
 
多杆状树根从空中骤然垂下,仿佛从天而降;有些植物不是由地上长出而是生在空中各个高度的树丫和枝杆上,构成令人眩目的空中花园;亦到处可见许多树木的老茎杆上不可思议地开出艳
 
丽奇特的花朵或是挂满累累果实;有些植物的叶子大得足以容纳数人在下面避雨,还有些植物具有草样的形态但身材如树,真是千奇百怪,应有尽有。森林中光线昏暗,阴森潮湿,不时还会
 
听到使人毛骨耸然的怪声和生番拼搏时的嚎叫。毫无疑问,一座巨大的原始丛林。
 
    在这巨大的原始森林里,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先确认方位,我找了一棵比较高的树爬上去,观察这里的地形,触目所及皆是一片绿色。看来情况要比我想象的糟糕许多,如果要我做个比喻
 
的话,这里可以算做是亚玛逊的原始丛林,这片森林被我处的这条河流一分为二,在两面郁郁葱葱中,水流向着前方蜿蜒延伸。
 
    我看到有一面的地势向上,如果没搞错的话,只需往那走,再沿着北面攀上去,我就可离开这片森林;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可能,就是我搞错了,那就彻底完蛋了,在这里迷路无异于给野
 
兽来一顿加餐。因此,我决定沿着河岸前进一段,到植被不这么茂盛的地方再进入森林,那样起码可以保证暂时不会迷路。
 
    我从一棵树上折下坚实的树枝,制成木棍子,挥舞着开道;我沿着河岸边向前走,心里想:「这时候要能有把电动锯子该多好啊,实在不行,能有把砍刀也好啊!」
 
    岸上到处都是障碍物,我想我可以制作一只木筏,然后坐到上面,让它载着我顺着水流前进。但我一想,最后我还是决定留在岸上,因为水里可能会有水蚺、鳄鱼或是其他什么可怕的动
 
物,鳄鱼那东西可以一口咬断碗口粗的木桩子,大的水蚺则可以吞下一头小水牛,想到这些我就毛骨悚然。
 
    不过在岸上也不是高枕无忧,因为这里可能会有蝎子、蜈蚣、毒蛇、蜘蛛之类的玩意,被它们咬着,人就会立刻翻白眼,一命呜呼,所以我拿着棍子四下里到处捅,非常小心翼翼地前进
 
 
    (我无所事事在家的时候,最爱看的是探索频道,什么动物星球啊,生灵呼唤啊,一集也不拉下,因此了解了大量动物的习性,对原始森林也略知一二。说到底,我是个热爱自然的人,
 
但却不想被自然杀死。)
 
    我走在河岸边,不时有野禽被惊动,“扑拉啦”地从树叉草丛底下飞出来,这鸟儿各种各样,有的长着很长很尖的嘴,有的一身漂亮的羽毛,有的大头小腿,有的小头大腿,色彩斑斓、
 
形态各异好似一个万花筒。另外,还有两只猴子在我头顶蹦来跳去,“吱呀”乱叫,还对着我搔屁股,简直是莫大的侮辱。
 
    这时候,我非常想成为一只猴子或是刑军。当然,刑军和猴子是不具对比性的,我不能把我的朋友和猴子相提并论,但在这片森林里我却很想成为他们中的任意一个。
 
    猴子会攀爬,能够在树上如履平地,而我的朋友刑军则会跑定向越野。刑军跑定向越野为祖国争过光,还出国比赛,因此经常跟我吹嘘,说是把他扔到一块地方,东面是大海,西面是森
 
林,南面是悬崖,北面是沙漠,他也能跑出来。而我现在就需要他的这种能力,当然不是吹牛的能力……
 
    请大家支持!投票!收藏呀!
 
 第十五章 人被猴欺
 
    丛林一眼望不到边际,能见度不足15米,一切比我想象的要困难得多,我花了大约二个小时才向前进了1000多米,却已经累的筋疲力尽,而这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黄昏,那本就昏暗的光线
 
,更加黑暗。我对涌来的蚊虫蛭蛇的叮咬茫然不知所措。这的蚊子和我所见过苍蝇一般大小,能够清晰地看见那根吸管。身上被咬过的地方,立刻出现红肿,鼓起一个大包。小一会,我身上
 
就已经被咬起无数大包,为此我几乎要精神分裂地抓狂,感到非常害怕,我想,「自己即使不被野兽吃掉也得被这的蚊子吸干了骨髓。」
 
    蚊子疯狂地享用我这顿美餐,直到我发现一棵树,这树的树杆是紫褐色的,叶子呈椭圆型,开着淡红色的花,叶子排在一条条紫褐色的叶茎上,很象连接起来排列的布条,叶子光滑、柔
 
软。
 
    我走到这棵树边,蚊子、毒虫就不再靠近,于是,我迫不及待地把叶子,榨出汁来涂抹在身上,然后依在树上休息。最后我索性用这树叶做了条连衣裙,裹在身上。
 
    此时,夜幕已经完全降临,我想生一堆火,但也生不起来,所以只好上了树,靠在一根巨大的树叉上,抬头仰望苍穹。
 
    夜晚的天空月郎星稀,我先是找着了勺子状的北斗七星,再从勺边两颗星的延长线方向看去,找着一颗较亮的星星,那便是北极星了,北极星代表了正北方向。而我只需要往西北方向就
 
能回到山洞了。
 
    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看夜空,过去我一个人生活的时候,到了晚上寂寞的时候常常仰望星空,边看边想我曾经的亲人和朋友,「而现在他们究竟在做什么呢?刑军、莫林是否和
 
我一样在看着夜空呢?」
 
    夜里,我把身子蜷缩起来,用树叶裹住;开始非常害怕,瑟瑟发抖,因为从来没在树上睡过觉,一来,怕掉下去;二来,怕被野兽吃了;后来,因为太累了,就这么迷迷糊糊睡过去……
 
   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,继续按着既定路线向前赶路。一路上披荆斩、折枝断藤,挥汗如雨。幸亏有这身神奇的裙子,蝎子、毒蛇之类在我所到之处仓皇逃窜,另外我还发现了一些四足
 
动物的足迹和粪便。好在根据脚印来看这些野兽还不是太大,应该还不至于对我够成生命威胁,遂不放在心上。
 
    再走了一段
    它停在树叉上,比我人还高,一身灰褐色的羽翼,一副冷酷的表情,我闹不清它究竟有多大,展开了翅膀又有多长,但却明白它对我很不满意,因为它死死盯着我,盯得我发毛,盯得我
 
背脊生出了冷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