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贴近了俯视她那长长的睫毛可爱的樱桃小嘴

 在这个世界,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,学到在现代社会可能一辈子也学不到的东西,同时我也改变了,变得强壮并善于动脑,仿佛那些脑细胞与世隔绝了好几年,然后又重见天日了。与过
 
去的无所事事不同,现在什么都要我来做,什么都要亲历亲为,我感到充实起来,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;变的勤勉起来,有了上进心,那个本以为已经远离我的东西,又回到了身边。
 
    还有一点尤其重要,我和这些原始人在一起,得到一样东西,那就是真诚和彼此的信任,这个世界就是真诚和信任最好的庇护所。在现实世界中,我总觉得自己过于真诚,而到了这里我
 
却又感到真诚不足,这就是两个世界中最大区别,而不是科技或是宗教信仰,抑或是其他什么的。
 
    事实上,我是个空想家,过去做过许多柏拉图似的梦,也有过自己理想中乌托邦似的世界。虽然这个世界还谈不上是那个理想中的世界,但这的人正是我理想中那个世界的人。而现在我
 
所要做的只是改变世界,正所谓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”,因而改变世界要比改变人容易的多。
 
    刚来的时候,对我来说什么都没有,一无所有。但现在又什么都有了,有食物,有老婆,有朋友,有阳光,有空气,有水份,按照马斯洛的说法,人类的需要我都有了,生理需要,安全
 
需要,社交需要,尊重需要,自我实现需要一应俱全。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……
 
    大家帮忙投票加油!支持拉!全靠各位的拉!觉得好看一定要收藏!收藏!收藏!惊喜在等待各位!
 
 第十二章 铲除怪狼
 
    到了第36天的时候,我向女王表示要带人进攻獠牙怪狼的巢穴,女王很快同意了我的提议。我这样做的目的,一来是为了死去的同伴报仇,二来觉得它们所处的那个地方离山洞太近了,
 
对我们部落始终是个威胁。当时,我手下已经有熟练掌握弓箭技术和擅长近身搏斗的战士各8人,算上我一共17个人。
 
    出发前,我还搞了个动员大会。原始人们畅所欲言,说什么要替死去的同伴报仇啊,要把怪狼杀的一个不剩啊,要将它们果腹啊,之类的话,同时变得士气高涨。
 
    经过激励和周密的计划后,队伍向着獠牙怪狼的领地进发了。我们一路昂首阔步,直到进入那片丘陵地带,我吩咐大伙都要小心翼翼,并让“大眼”爬上一棵大树侦察。
 
    大眼上了树,东张西望猫了半天后,下来表示并没有发现獠牙怪狼。然后,我们就偷偷地潜入怪狼的领地,上了其中的一个山丘。
 
    上了山丘后,我让弟兄们迅速布下早已经准备好的绳套,并用泥土埋藏好。一切都准备停当,长毛腿主动要求做为诱饵去引诱怪狼,我拒绝了他,这太危险了。对此,我早有准备,制造
 
了二个滚桶,说是滚桶还不太形象,因为当时没有锯子,甚至连把象样的斧子都没有,所以只把二堆木柴围成二个圆柱体,然后在里面各放上一只死去动物的尸体,接着把这两只桶连着动物
 
的尸体从山坡上退下去。
 
    两只木桶跌跌撞撞一路往下滚,直到山坡下碎散开来,同时里面动物的尸体也暴露在了空气中,并散发出糜烂腥臭的味道。根据我的估计怪狼一定是食腐动物,它们对此一定不会无动于
 
衷的。
 
    如我所料,不一会,那可怕的三角脑袋在另外一座山丘上出现了。怪狼们闻到了弥漫在空气中腐败食物的味道,然后就迫不及待淌着口水从山丘上冲下来,一路小跑来到那两具动物的尸
 
体边上,边吃边发出嚎叫。其他同伴听到了叫声,也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,最后越聚越多。
 
    我粗数了一下,足足大约有30只獠牙怪狼,它们把两只动物的尸体围的水泄不通,撕扯粉碎。我一看机会来了,吩咐弟兄们张弓搭箭。
 
    我自己首先张满了弓,瞄准了其中个头较大的一只怪狼,然后持弦的手一松,利箭离弦而去,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,正中那只怪狼的肩头,它“呜呼”惨叫一声,翻倒在地上打滚。紧接
 
着弟兄们一起放出的余下8枝箭,一起飞入了怪狼群。
 
    因为怪狼都集中在一起,所以几乎箭箭射中目标,顿时,狼群一片混乱;我们乘机加紧放箭,不过,狼群还是马上就发现了我们。然后,在几只体型较大的狼的带领下,撕叫着向我们所
 
在的山坡上冲上来,其中有几只身上还插着箭,边淌着血边往上冲。
 
    凶狠的恶狼激起了我的斗志,我学着电视剧里国民党军官的样子冲我的同伴们喊,“妈的,给老子打!狠狠地打!往死里打!”边喊口号的同时手里也没停下,一连放出3箭,第一箭射中
 
一只正在奔跑中怪狼的前爪,它翻倒一侧撞到边上的一只怪狼,滚做一团;第二枝箭射中另一只怪狼的头部,它闷哼一声就倒在地上不动了,第三枝箭射在怪狼的腰上,它还不顾死活的向前
 
冲。
 
    此时我有点害怕了,狼的疯狂我是知道的。不过,幸好它们是集中在一起冲上来,要是四面八方还真不好办了。不过即便是这样,经过一阵乱射后,竟然还有大约20只向我们扑来,虽然
 
有不少已经受了伤,但鲜血似乎令它们更加疯狂;犹如敢死队一般往前冲。
 
    随着怪狼越跑越近,我吩咐弓手们后撤;没有了弓箭的狙击,怪狼更是越跑越快,血红着眼睛似乎要将我们撕成碎块。不过我是不会让他们如愿的,我们有义务要让它们知道原始人的厉
 
害。
 
    狼群跑到离我们7~8米远的地方,落进了事先布好的陷阱里。所谓的陷阱,一头是绳套,另一头固定在地上。飞速跑来的狼被绳套,绊住腿后,多是失去重心倒在地上,与后上闪躲不及的
 
狼撞在一起。
 
    这种陷阱本身并没什么杀伤力,但却有效地阻碍了狼群的前进。此时大力王带着另一拨人,持着土矛冲出来,向它们投掷。而我们后撤回来的弓箭手,也止住了脚步,回身放箭,配合着
 
土矛一起进攻。在这个距离土矛威力大极了,每根矛都给予了怪狼个体单位以毁灭性的打击,有几根甚至贯穿了怪狼的身子,又加上弓箭的攻击,顿时一片血肉横飞,惨不忍睹,仅有7~8只怪
 
狼从腥风血雨冲了出来。
 
    我扔下了弓,拔出土刀子,向上一挥“桃子鸡鸡!撒鸡鸡!!!”原始人们不要命似的冲了上去,与怪狼战在一起。
 
    大力王冲在前头,挥舞着大棍子,大吼一声,抬手就打飞一只怪狼,后面十几个原始人,跟着“哇呀”乱叫,扑向了7~8只已经疯狂却也伤痕累累的獠牙怪狼……
 
    最后,原始人此战大捷,我们中就有4个人受了轻伤,1人重伤但总算也没有危及生命,而獠牙怪狼几乎全军覆没,足足有31只怪狼死在这片丘陵中。
 
    回去的路上,我很高兴,这是我第一次带领人打仗,并且还是个大胜仗,心中充满了打靶归来的胜利喜悦,同时也迫不急待地想开个狼皮大衣展销会。如果我要自满点,就得这样说,
 
    不过,在那之后的事就没有这么简单了。很不幸,由于我近日来的出色表现,在来到这个世界的第37天,我被选为女王的入幕之宾,也就是他的两个贴身男仆的其中之一,成为第一个被
 
万恶的母系氏族所荼毒的现代人。
 
 第十三章 入幕之宾
 
    我成为了女王的入幕之宾,为此不得不离开吗哪,为此吗哪哭了,哭的梨花一枝春带雨,我也想哭,但没有哭出来,在她面前,我得表现地坚强。我跟她说,“不怕,我会回到你身边的
 
……”
 
    我成为了犹如鹰犬爪牙般的角色,但在原始人眼中却有至高的荣耀,和我搭档的是那个侏儒——大头,这个家伙长期占据了首要男仆的位置,如同一个女王的心腹宦官,一人之下,万人
 
之上,相当于宰相的位置。而朝不保夕,走马换将的一直是我处的这个位置,女王会因为喜好而随意替换。我的前任是大嘴,大嘴的前任是斜眼,斜眼的前任是……总之很多人都坐过这个位
 
置。
 
    做为女王的男仆,我整日无事可做,跟着女王到处转悠,吃的时候,可以吃到好的肉,喝的时候,可以喝好水;女王有时表现的很高傲,有时也骚首弄姿、呲牙咧嘴,我无意博取她的欢
 
心,对此视而不见;并且使我更加想念吗哪,时刻在想如何能在不把女王激怒的情况下,失去宠信。
 
    女王让我给她做内衣(就是上次我给吗哪做的被她撕烂的那个),做完了之后,还要我亲自给她带上,接着她还要在我面前转圈秀上一把,真是另人作呕,一个长着长毛的身体戴上内衣
 
简直不堪入目,不过我得表示赞美。还非得按照原始语发出赞叹,“您的美丽好比天边的云彩!”女王一高兴就赏了我一根*,这真是吐血。但这对原始人来说是无上荣耀,我表示要珍藏,她
 
则命令我要吞下,站在一边的大头轻推了我一把,用土语说:“吃吧,这将延长你的生命……”
 
    到了半夜里,我把偷偷藏下的一些好肉给吗哪送去。来到角落,吗哪正做海棠春睡,我贴近了俯视,她那长长的睫毛,可爱的樱桃小嘴,秀气挺拔的鼻子,犹如雕塑般的脸庞在火光中被
 
染成了金色,太美了,我情不自禁低下下头去亲吻她。
 
    然后吗哪醒了,发现是我,就如同章鱼般扑上来缠住我……我想吗哪一定很感动,认为我连女王都不要,而选择她,这是一种感激之情;而对我来说,女王真的没法让人看的上眼,所以
 
说她这是一种错位感激,不过也奠定了我在吗哪心目中的不可替代性。
 
    次
    由大力带队,队伍沿着我们过去打猎的路线一直往东,一路穿过丘陵,穿过草地,然后往东南方向前进。
 
    于是我用土语问大力,“这是去哪啊?”
 
    大力表示:“今天不打猎,女王命令要采集甘泉。”
 
    “甘泉?”
 
    “恩,那地方你没去过。”
 
    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
 
    “米利巴!”
 
    “米利巴?”
 
    “对,吼吼。”大力呲着牙对我笑。
 
    “米利巴”,我思索着,这个词我似乎在那里见到过,可一时又想不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