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伦理的荒诞的性行为是现在极需改变的我想给

惨白,但身上的羽毛却是一片漆黑,它一声不吭立在枝头,一动不动,如同死神伫立,把我吓得一大跳。
 
    这时候我感到不对劲了,因为这是在夜里,无论如何也不该看得这么清楚,难道我有夜视眼?「这不可能,过去怎么不知道?」后来才找到问题不是出在自己的身上,是这片树林里搀杂
 
着一些树,它们的树叶是可以反光的,受到月光的直射后就四处反射开来,再互相辉映,使得整片树林异常明亮。
 
    谢谢各位支持!今天晚上出去,提前更新!还有,本人明早不在,需要待到晚上更新咯!不好意思!祝大家好运!
 
    网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
 
    第十九章拔刀相见
 
    第二十章针尖麦芒
 
    我和女王对峙着;两个人互不相让,针尖对着麦芒,僵持住了。要说反应,那得算是女王身边的大头。他脑子转的快,立马也学着我的样,脱下裤衩,站到我的旁边,大头这家伙,别看
 
他整天在女王身边伺候着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其实心里早有诸多不满,(伺候原始女王那就不是人干的事)这次倒戈一击也在我的意料之中,在大头的影响下,很快所有的原始男人都学着
 
我们的样子,站到了我这边。
 
    女王傻了,手舞足蹈,她不知该如何是好,因为她手压根就没处握。用不了一会,剩下的老人、妇女和孩子们也都站到了我这边。女王一见这情形,抓狂了,嘴里“叽里呱啦”乱吼,然
 
后就扭动着******发疯似的向我扑过来,刚跑到离我不远的地方,就被大力挥起一拳撩倒在地。
 
    我振臂高呼,“为了自由!”一干等原始人也跟着叫唤,“为了自由!”嘹亮的喊声响彻了整个山洞,整个山脊。当时”自由”这个词,原始人们还没法听的懂,但我很高兴这么做,因
 
为这是几千年来人类的最大向往,并且我觉得人的信仰就是自由!根本无须考虑过这可能带来的不良影响,因为我给他们解释,“自由就是为了共同吃的痛快!共同睡的舒服!共同杀死更多
 
的野兽!”(幸运的是我成为了他们领袖的同时,还拥有最终解释权。)然后,几乎所有的人都表示出疯狂地赞同,原始人们热烈地拥护我成为领袖。就这样,我成了这个部落的首领。
 
    我双手向前虚空按了按,示意大伙安静,等到原始人们不出声了,我宣布了成为首领后的第一件事,那就是要杀了斜眼。(这个家伙太阴险卑鄙了,根本不配做原始人,只能让他投胎去
 
做现代人。)
 
    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大鼻子,因为过去大鼻子跟我说,斜眼这家伙经常欺负他,往他那的大鼻孔里塞东西,有时候是泥土,有时候是木棍子,有时候甚至是昆虫。
 
    我让两个人把斜眼摁住,然后把匕首扔给大鼻孔。顿时,山洞里鸦雀无声了,只有斜眼连哭带嚎,求我饶恕他,我没有理他,示意大鼻子赶快动手。然后,大鼻子扑上去,我突然想到一
 
件事,想要阻止他,但已经晚了,大鼻子利索地割断了斜眼的动脉,血流了一地,把我的府邸糟蹋的不成样子。(原始人杀人就知道放血。)
 
    斜眼倒在地下蹬了几下腿,然后翻了白眼,我一脸肃穆地对众人说,这是就背叛者的下场。然后,所有人都臣服在我的脚下,对我顶礼膜拜。虽然我想要的并不是这个,但无可非议的是
 
虚荣心还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 
    第二件事,我没有杀死女王,而是把她赶出了部落。女王哭了,哭的一塌糊涂,眼泪鼻涕一起流,还爬过来抱我的脚丫,被我一脚揣开了。
 
    事实上,把她从这里赶出去,和当场杀死她也没什么区别,因为没有人能在这个原始世界独自生存,但我还是硬下了心肠,把她连夜赶出了这里,这可能是有点报复心理。「谁让她过去
 
这么对吗哪呢?」
 
    接下来,我又宣布了几件事,第一,从今往后这个部落里我说了算;第二,吗哪是我的女人,谁也不能再欺负她;第三,能子是我的伙伴,大伙都要好好照顾它。其实我很想搞个长篇宣
 
言,但想到他们也听不懂,所以只好作罢。
 
    这天夜里,我开始辗转反侧,无心睡眠。因为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我了。从一个平凡或者说是平庸的人一跃成为了领袖,等着我要去做的事太多了,况且这里又怎么落后。同伴们拥护我
 
,我就得保护他们,做为一个领导者,这是光荣,亦是义务;与此同时我又心潮澎湃、踌躇满志,就要开始创造自己的世界了!
 
    我盘算着前前后后的事,我们的部落从女系氏族转化成了父系氏族,事实上,想要进步为男女平等的社会,这只萌芽起步阶段,等我教会他们,什么叫平等?什么叫尊重?这又将是一个
 
漫长而艰难的过程。
 
    我当然没有能力让原始族系社会直接向社会主义过度,这将是相当艰难的一个过程,需要慢慢来。事实上在我看来,我们这个原始部落恰恰是实施的共产主义。
 
   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,无论如何我们都可以跨过奴隶制,但又不能完全脱离封建制度,进而又想更高级的人类社会发展,所以最后形成的就是“以我为领导的封建集权制的共产主义社会。
 
 
    首先,我得教他们普通话,语言是最重要的了,他们现在的语言根本是一塌糊涂,不光我听不懂,有时连他们自己也搞不明白,经常引起误会,甚至连大便和小便这样简单的词都得表达
 
上个5分钟才能完全清楚。其次,咱再制造工具,有了工具那什么都好办了,可以造房子、种地、养牲口,什么都能做;随随便便就能搞出个史前文明来了。还有重要的一点是,不能再随便逮
 
谁操谁了,这点我实在难以接受,伤风败俗不说,搞出来还都是弱智或是有残疾的儿童……
 
    我整个晚上都在想这些东西,这时候,吗哪扑过来,说要干那事。我说,今天不行了,没力气了,干不动了,她跟我撒娇,说好几天没见我,想我了。最后我还是答应她了,我闹不清我
 
的意志力怎么这么脆弱?对吗哪根本没有抵抗力……
 
    加油!!!
 
    推荐,一本关于电脑的书,生命如歌http://om/showbook.asp?bl_id=43978
 
    足球的书^http://om/showbook.asp?bl_id=39748
 
 第二十一章 原始婚配
 
    到了第二天,大力把胸毛弄成了*形状,我见着了,就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说,“挺精神嘛!”他似懂非懂冲我眨巴了几下眼,然后咧开嘴,“呵呵呵”笑开了……(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。)
 
当然,他这还不算傻的,只能说是属于正常范围以内的。
 
    经过我的清点,连我在内整个部落一共有43个人,男人17个,女人18个,老人3个,孩子5个,其中却有4个傻子,比例高达约10%,这就很可怕了。另外4个傻子里,男人1个,老人1个,孩
 
子2个。
 
    据说那老头过去还不傻,后来年纪大了才变傻的。(这还算是比较正常的老年痴呆症)但孩子就不行了,光5个里,就有2傻子,40%的痴呆比,这也太恐怖了;再这样下去,若干年以后,
 
我们这个部落极有可能成为痴呆集中营。
 
    这使得我深切地意识到这个部落里毫无伦理的荒诞的性行为,是现在极需改变的。我想给他们配对,一个男人配一个女人,一个老头配一个老太,一个傻子配另一个傻子。
 
    但这事想着简单,干起来却相当麻烦,这帮原始人又没有祖谱,只知道娘不知道爹,我又怎么知道谁跟谁是近亲呢?但问题是又也不能让他们再随便乱来了,最后,我还是觉得应该让他
 
们每个
    就这样,光上述这些话,我就给他们整整解释了一个上午,从日出一直到烈日当头。而接下来的选择,却快的另人难以置信。原以为这些个原始人,过去互相之间多多少少都有些搞不清
 
弄不明的关系,因而进行起来会十分麻烦,非得选到夜里不可,但没想到的是,选择快的出人意料。
 
    好在这些原始人唯我的马首是瞻,对我十分敬仰,由我来做评判,大伙都很遵守纪律,没有因为被抢了媳妇,或是夺了大*老公的嫉妒和不满而打起来。最后,连那个傻子男人都被选走了
 
,只剩下一个相貌极其丑陋,而且身体又干又瘦的原始女人,她这模样跟猴子都难分伯仲了。没人肯要他,当然我也不可能要她,我制作了一个最美丽的花环,送给她,丑女拿了很高兴,再
 
没有因为没有伴侣而哭闹得不停了。
 
    之后,我当即宣布,互相选中以后,彼此就成为伴侣,只能和对方交好,再不准胡乱瞎操,不然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!原始人们纷纷表示同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