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实上这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因为我们已经快10年没

 它的对手是恐怖的动物,黑糊糊的巨大蜥蜴,而且有三条之多。巨蜥四肢粗壮,还有很有力的尾巴,整个身长大约有2.5米,浑身上下一片暗褐色;如果我没搞错的话,比我在电视里见到
 
过的任何一只蜥蜴还要大。它们身上的皮肤看起来极为粗糙,还隆起很多黑疙瘩,嘴里吐着舌头,不时发出“嘶嘶”的声音,让人不寒而栗。
 
    三只巨蜴呈犄角之势和珍兽对峙着。其中有一只,尾巴已经断了,就连着一层皮拖着;另外两只的身上也有不同程度地皮开肉绽,要知道这些家伙都是皮糙肉厚的老祖宗,可见这只珍兽
 
的爪力有多强劲。它在之前的争斗中,以一敌三似乎还占到了上风;不过我想到这种巨蜥的唾沫里有巨毒,心里不禁替这只珍兽捏了把汗。
 
    我正想着,突然巨蜥发动了进攻。三个家伙从左、中、右三个方向一同扑了上去。珍兽首先避过左边的进攻,顺势一掌拍那只巨蜥的头上;然后跃起来,一口咬住中间那只巨蜥的前肢;
 
右边的那只巨蜥乘机扑上了去,也死死地咬住了珍兽的肩部,珍兽一甩头把口中的那只巨蜥抛出去好远,正撞到离我不远处的一棵树上。
 
    然后,珍兽伸出另一只爪子想把咬住它肩头的巨蜥拍了下来,哪知道这家伙死死咬住不松口,珍兽一用力,咬住它的巨蜥连同自己肩部的一大块肉一起被甩了下来,血流了一地,却也险
 
险躲过了刚才被拍蒙的那只巨蜥的突袭。
 
    照我看这珍兽是处于了劣势,要论单打独斗,这三条蜥蜴肯定不是它的对手 ,但一起上的情况就难说了。况且它还受了伤,「为什么不跑呢?」我这么想着,很快三只巨蜥又爬回来,重
 
新形成了包围。
 
    更新!支持!投票!收藏!更新!支持!投票!收藏!更……
 
 第十七章 珍贵宝贝
 
    珍兽一动不动和三只吐着舌头的巨蜥对峙着,它的左侧肩部和左侧腿部鲜血淋淋;尝到了厉害的巨蜥们也不敢轻举妄动,似乎在等毒性发作。
 
    我想珍兽应该可以跑掉,以它的速度,即使有伤,这三只蜥蜴无论如何也是追不上它的。照我的想法以珍兽敏捷的身手,要打游击战的话,凭巨蜥怎么也拿它没办法,「可它为什么不肯
 
离开这块地方?」
 
    珍兽守在一个土坡前,一步也不离开,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,巨蜥们也不肯退去,虎视眈眈地盯着它。就这样大约又过了15分钟,珍兽似乎被激怒了,它仰天狂啸了一声,这声音响彻了
 
整个林子,震得连我这边的树叶都晃动起来。
 
    随着这声吼叫,珍兽向巨蜥发动了攻击;它高高跃起,飞扑向左侧的那条巨蜥。也许是因为速度太快了,也或许是因为刚才的震慑,那条巨蜥躲闪不及,被踩在爪下,根本没法动弹。珍
 
兽撑在那条巨蜥的背上,爪子陷到它的皮里,将它背后的皮肉生撕了开来,另外两只巨蜥一见这情形,同时扑向了珍兽。
 
    另我无法理解的事发生了,珍兽避也不避,采用了不要命的打法,发疯似得把脚底下的那只巨蜥活活地生撕了开来,血如同泉水一样喷了出来。与此同时,另外两只巨蜥把珍兽扑倒在了
 
地上,三只巨兽滚作了一团,顿时,尘土纷扬、飞沙走石、腥风血雨。
 
    激战持续大约30分钟以后,一切没了动静,珍兽没有站起来,巨蜥也没爬出来。这时候天也亮了,能见度也更远了,我壮着胆子,走近点看。
 
    这绝对是一个血腥的战场,场面极为残酷惨烈,除了那只被生撕开的蜥蜴早死已经塌实了,另外两只还在抽搐,一只左眼处被抓得一片模糊,致命伤是喉咙被咬断了,另一只更惨,两只
 
前爪都没了,肚子上还开了个40几公分的大口子,内脏都留在了外面。
 
    我刚想往外吐,又被吓了回去,因为那只珍兽突然睁开了眼。它竟然还活着,虽然浑身上下都是伤痕血迹,特别是身后的羽毛,白色都成了暗红色,分不清是它自己的还是巨蜥的。我根
 
本找不出那里是致命伤,可能是中毒已深,也可能是流血过多,但它还没死……
 
    珍兽眨巴了两下眼,却再无力站起来,我向后退了二步,它死死盯着我,然后哀鸣了一声,说不出的凄婉悲凉。我不敢向前,虽然它是在弥留之际,难保它不会回光返照,向我发动最后
 
的攻击。
 
    这时,我发现它的身体正挡在一个土坡的前面,不用说,这就是它拼死守护的地方,这又让我不得不好奇,那里面究竟是什么呢?
 
    我想了个办法,可以找几根树枝,削尖了,在远处投掷它,后来想,这只珍兽以一敌三,应该值得尊敬,怎么说也不能让它死在我的手上;于是,就坐着等它死。(我过去的女朋友跟我
 
说,无毒不丈夫,意思就是没有毒就成不了丈夫,因此,我就没权成为她丈夫,可我就是有这么个善良的毛病,到那都一样,史前时期也这样。)
 
    可我又想到,如果这的其他食肉动物闻到血腥味,一定会来的,这让我很矛盾。最后,我终于鼓起勇气,向前走去。
 
    珍兽看到我靠近,它盯着我,我也瞅着它,我的眸子清澈,它的眼珠逐渐浑浊。我从它的身边走过,它发出低声悲鸣,却不再是敌视,而是无助地望着我,似乎在哀求我,不要再前进。
 
突然。我感到无比凄凉,鼻子一酸,停在了原地,与此同时,这只美丽而勇敢的动物垂下了头去,并且闭上了双眼……
 
    我满心欢喜来到那个土坡前,希望能发现些财宝或武功秘籍什么的。
 
    一眼就看到正前方有个大洞,似乎是被某些动物刨开的。我借着光线再往里望去,原来这里面是个巢穴,巢穴的中央有一枚巨大的蛋,另我吃惊的是这蛋也太大了,比我在电视里看过的
 
鸵鸟蛋还要大上好几倍。
 
   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究竟是什么玩意?难道是恐龙?是恐龙蛋?(我只能往这方面想。)我太想知道里面是什么了,想把它弄走,可它少说也有20~30斤,按现在这情形,自身
 
都难保;但如果把它放在这里,很快就会被其他的食肉动物发现的,我急得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打个比方,象热石头上的蚂蚁。(那会还没锅)
 
    这时,这只蛋突然间晃动了起来,然后从里面发出轻微的敲击声,接着,蛋的上部出现了裂纹,蛋壳一块块脱落了下来,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伸了出来,接着是另一只,然后是脑袋、身
 
体、尾巴,最后一只小珍兽钻了出来。小家伙跟刚才那只珍兽一个模样,只是体型要小了好多好多,上身如同小老虎,而下身长着绒毛,(就象小鸡、小鸭那样,不用问,总有一天也能变为
 
漂亮的羽毛。)这样来说一切都明白了,刚才那只珍兽拼死保护的不是别的,而是自己的孩子。
 
    一只四肢着地的动物竟然是卵生的,这不是禽,这也不是兽。「天那,这是什么?难道真的是恐龙么?」我彻底傻眼了。
 
    小珍兽从蛋壳里钻了出来(大约也就是跟小老虎差不多大),虎头虎脑怪可爱的。它第一眼看到了我,睁大了眼睛盯着我瞧,然后就从巢穴里跑出来,围着我脚边绕来绕去,发出“呜呜
 
”的低鸣,并且用小脑袋在我的膝盖、小腿上蹭来蹭去。
 
    我抱小珍兽起来,发现是个带把的,然后用手捂住它的眼睛,迅速离开了这个血腥的地方,没有让它看到自己的母亲(或是父亲)的死状。
 
    投票!收藏!精彩在等待!
 
 第十八章 重见天日
 
    我带着小珍兽来到昨晚栖息的地方,把藏在树上的面包果,取下来分给它吃。小家伙食粮惊人,不一会就把我吃剩下的果子一扫而光。吃完了挺乐,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,东瞧瞧西望望
 
,一刻也不能闲着。
 
    幸运的是,小家伙已经不用吃奶了,并且一出生开始捕食昆虫吃,什么蜻蜓啊,蚂蚱啊,蜘蛛啊,各种节肢动物,它一见着就要追着跑。对付这种小昆虫,小家伙可比我能耐多了,主要
 
的是它的字典里,只有好奇,没有害怕,碰上小昆虫,它上去就一爪子就拍的稀烂。
 
    于是,小家伙成了我的开路先锋,跑在我前面,冲到草丛里,把那些小动物,小毒虫全吓得逃跑了。鉴于小家伙的出色表现,我给它取了个我朋友的小名——能子。
 
    (能子是我儿时极为要好的伙伴,长大后就分开了,和我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的不同地方,而现在,则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不同地方,事实上这没有什么大的区别,因为我们已经快10年没见面
 
了,甚至没有通信,而在我的童年里咱俩却是如胶似漆的铁哥们,还拜把子做兄弟。但是后来长大了,各奔东西,什么都没有留下来,只有记忆。为此,我一直念念不忘,怀念当初那种无忧
 
无虑快活度日的生活,但是现在那样的生活没了,成了记忆。事实上,我来到这个世界后什么都没了,而唯一的财富正是记忆。不管是美好的,还是悲伤的,成功还是失败,都是我在这里活
 
下去最好的借鉴。
尖口,椭圆型的硬坚果,我将它的尖口削去一半,就成了天然的水壶,再按上个塞子,就可以装大约半升水了。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食用果实,有比我人还高还大的“菠萝”,它有2米多
 
高,直接植在地里,我用土刀子扎开,就能流出香甜的果汁;还有就是那种味道好似面包的面包果。至于动物,我很幸运,再没碰上什么大型的肉食动物;只有些猴子,还有些叫不上名的漂
 
亮鸟儿。
 
    有了能子在我身边,猴子也不敢靠近,它总是在我身边转来转去,好象保镖一样,并且能子很聪明,很快就知道了自己的名字;我可以招呼它来来去去,但不把它当宠物,而把它当是我
 
的宝贝。当然,我还有个另一个宝贝,所以我得尽快赶回山洞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