应该是食草动物不过我又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猴子

  它那巨大的喙,轻易就能凿穿我的脑壳,锋利的爪子,随便就能撕碎我的这身皮囊。我仓皇地下了树,利索地都难以让我相信这是自己。落着了地面,我才想到,它可能把我当作的偷鸟
 
蛋的贼;还有一点就是,这鬼地方,兽不好惹,禽更不好惹。
 
    我下了树,继续一路前进,到了大约中午的时候,开始眼冒金星,已经饿得迈不开步子。要知道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,又经过了这么多大强度的运动,再不补充点就得虚脱了。
 
    就在此时,我发现前方地上有个象南瓜似的果实,于是就迫不及待地冲了过去;与此同时一只猴子也见着了这玩意,从树上窜下来,跟我抢。我先到一步,一把夺过来。(经过长时间的
 
打猎,整日摸爬滚打的我已经练的身手敏捷,和畜生有得一拼了。)猴子见我夺过果实,挥起一爪就往我脸上招呼,我往后闪避,并顺势一棍,把它给打老实了。猴子吃了一棍后,怪叫一声
 
窜得没了影。
 
    我拿到了果实,它有足球大小,分量大约有20几斤重,表面呈土黄色,用土刀子凿开,里面瓤是白色的。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毒,当时也顾不上这么许多了,挖下来就往嘴里送,发现味道
 
还不错,有点象面包。不过,很快吃到一半我就被噎住了。于是,就带着它到河边,准备就着水吃。
 
    我到了河边,突然四处传来猴子的啼叫,声音此起彼伏,接着河岸两边的树一起摇动起来,用不了一会,周围的树上就聚集起了大量的猴子。我粗一数,大约30几只,它们将我团团围住
 
,并虎视眈眈地盯着看,不用问,「这是报仇来了。」
 
    「糟了,人落森林被猴欺啊」我捧起了果实,冲它们嬉皮笑脸,“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不认自家人,咱们都是一个祖宗!别生气,国军、黄协军都是一家人!”
 
    猴群听我这一番讲,不知道我葫芦里埋的什么药,抓耳挠腮地看着我,很快它们的首领,一只大猴子,尖利地叫了一声,然后30几只猴子恍然大悟,从四面八方逼近了我。
 
    请大家继续支持啊!
 
 第十六章 珍禽异兽
 
    情势对我来讲很糟糕,要知道被30几只猴子糟蹋以后,我身上准保体无完肤。于是,我只能往更差的方向推论,幸好来的是30只猴子而不是30只狒狒。(我过去在动物园狒狒笼子前的介
 
绍栏看到,一只成年公狒狒能和老虎打得平分秋色)
 
    猴群慢慢地从空中和地面包围逼近,嘴里还发出呲牙的声音,而我则盘算着该怎么突围出去。就在此时,突然地面震动了起来,接着传来“敖!敖!”地吼叫声。
 
    这次,不等猴子的首领发号施令,30几只猴子一下分散开来,窜进了树林,瞬时溜得一干二净,就好象原地蒸发掉了,我也知道事情不秒,想赶紧找地方躲起来,可惜已经晚了……
 
    “吱呀呀”一声,一棵树应声而倒,灰土尘埃落了一地,一只大怪物从那后面缓缓地爬了出来。这是个上身粗壮下肢短小的大怪物,它浑身上下都长着黄色的细毛,只有肚子上一块是白
 
色的,头部有点象牛,但没有角;更为独特的是,它前脚上面长有弯曲的长爪,从而无法使掌底触地行走,而改为爪子往手腕方向弯曲,用指关节支撑地面;它就这么躬在地上,用那双牛眼
 
看着我。
 
    更让我感到不可思意的是,它爬到我边上,竟然站了起来。这时候,它足有3米多高,(也就说这家伙手上捧个筐,我就能往那里面练习投篮。)它把全部身体的重量放在短而有力的后腿
 
上,就象一头牛站了起来,我看呆了,它瞟了我一眼,然后就自顾自地趴在一棵大树上,吃起了树叶。
 
    我吓得流了一身冷汗,如果没搞错的话,这家伙应该是食草动物,不过我又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猴子这么怕它?
 
    「大概是拐带了它的孩子吧」我只能这样推断,不管怎么说,它都救了我一次。不过我不敢靠近它表示谢意,因为这家伙一巴掌准能把我拍地脑浆迸裂。我想着,此地不易久留,也迅速
 
一闪身进了林子。
 
    我飞快地前进,心说怎么着也得逃离这些猴子的地盘,不让它们会把我抓成烂棉絮。(关于抓这个事,我在到达这个世界之前,曾一度深受其苦,皮不开,肉不绽,却也隐隐做痛,到了
齿,心说,「绝不能轻饶了“斜眼”那个混蛋。」
 
    我这天夜里我仍旧睡在树上,直到黎明的时候被一声巨大的吼叫声惊醒,一连接着几声,整个林子几乎都震动了。我虽然害怕,却也架不住好奇,爬下树来,偷偷往那个地方前进。走了
 
大约200米后,听到野兽搏斗的声音;继续蹑手蹑脚地前进,看到了惊人的一幕。
 
    首先我看到了一只另人惊异的动物,那是个雍容华贵的家伙,它四肢着地,不算尾巴,也有3米多长,它的脑袋象老虎,脖子上长着一圈绒毛,又象雄狮,它的上半身长着金黄色的短毛,
 
配黑色条状斑纹,最为不可思意的是它的下半shen,从背部中段开始竟然披着如同鸟类般白色的羽毛,羽毛一直覆盖到大腿上,说不出的靓丽。我被震撼了,心说,「真他妈的珍奇异兽!」
 
    珍兽的左侧后腿处触目惊心,雪白的羽毛被染得一抹血红,不时地有血沿着羽毛淌落下来。不知道是什么动物伤了它?我向另外一边看。